最新文章
最新文章
主页 > 技节通信 >收破烂的国民党特务 >

收破烂的国民党特务


收破烂的国民党特务

从河南过来个收破烂的。

他拉一辆破旧排子车,一路收破烂,收了随时就地变卖。

这天,他来到M县,排子车上,堆拥着收来的破烂,散发着刺鼻的霉味儿。

他一定不识字,怎幺将破烂骯髒的车子停放在「三代会」的大门口呢!

他伸伸酸疼的腰,捶捶走累的双腿,深深喘了口气儿,然后伸长脖子,放开了嗓门喊起来:

「收破铺陈烂套子……」

「旧鞋烂套子换火柴哎……」

喊声粗犷、低沉,流露出长途跋涉后的劳累。

这时,从「三代会」大院走出一个贼眉鼠眼的汉子。

「干什幺的?」

收破烂的不是当地人,一时没听懂问话。出自买卖人的职业习性,他忙点头哈腰送上个笑脸。

「卖破烂吧?……」他讨好地问。

那汉子阴沉着脸,围着装破烂的车子转了一遭,又在车上「咣哩咣当」翻了一阵,拍拍手上的灰土,招呼道:

「走,跟我来!」

收破烂的一扫满脸疲劳之色,以为遇上了大卖主。忙弯腰去拉车。那汉子喝斥道:

「车搁这儿,你跟我来!」

M县县城的人都知道,「三代会」大院是块禁地,谁也不準接近。首几何时,被誉为「红色政权」的「三代会」怎幺「怕」起人民群众?自打围剿「国民党」开始,「造反派」头脑里「阶级斗争」的弦綳得特别紧,「革命警惕性」也特别高。大院四周有围墙,除定点设岗守护外,还有流动值勤人员不定期巡逻。

曾出现过一件冤而又冤的事:「三代会」后头一排房子都开有后窗,窗外就是围墙,围墙外是农田。一位年轻人从围墙外农田经过,急忙忙蹲下来解了个「大手」,偏巧让巡逻的人碰上,于是被抓进「三代会」大院。挨了顿鞭抽棍揍,先触及皮肉,后触及灵魂。罪由是,妄图用臭气熏染「红色政权」。今人也许觉得不可思议,但那时见怪不怪。「阶级斗争」年年讲、月月讲、天天讲、时时讲,任何事情都要用「阶级斗争」的「显微镜」来分析。那位在「三代会」圈墙外拉屎的青年被触及灵魂(灵魂附于肉体,刑讯逼供就是触及灵魂,不是为触及皮肉),也就顺理成章了。

出于高度的「革命警惕」,为保卫「红色政权」,值勤人员是见生人就抓,抓进去就审。

县城的人宁肯绕道走远路,也不从这块禁地旁通过。

一个收破烂的外乡人,怎能知道这些「隐情」?

大院里关着不少「国民党」要犯。他的几声吆喝,那奇特的外乡口音,用「阶级斗争」的「照妖镜」一照,当然要「原形毕露」。

收破烂的被带进「三代会」大院,如何「加工处理」的,不得而知。他那架破排子车,在外边扔了一夜。

第二天早上,收破烂的一瘸一拐从大院走出来。一夜功夫,本来的旧衣服又绽开一道道口子,浑身沾满尘土和草屑,脸上青一块、紫一块,神色惊恐,目光呆痴。只见他战战兢兢一步一回头望着那大开的门,竟疑心自己鬼使神差到阴曹地府走子一遭。只听他心有余悸地自言自语道:

「俺们那里兴抓『走资派』,这儿连收破烂的都抓!」

值得庆幸的是,他从十八层地狱走出来,保了条命。

「为人民服务」也救不了他

无知总是伴随着愚昧生存。

按照常理,要先有事实证据,才能有分析、判断、结论。但「文革」年月不这样,帽子先扣到头上,再去凑证据。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(证)?

一天,群众专政组抄家时,抄出支电笔,在场者谁也不知是何物。拿给村革委会主任看。村革委会主任将电笔置于掌上,审视把玩良久,仍猜不出是何物。无知又不愿露出憨相,「领导」的阶级斗争觉悟和路线斗争觉悟总比群众高明,于是断言道:

「嗯,我看是『国民党』使用的玩意儿,不信审审看!」

窝主立刻被揪到村群众专政办公室。

电笔放在办公桌上。

「这是什幺?」专政组长喝问道。

窝主胸有成竹地说:

「电笔。」

「电笔是干什幺用?」

「电工用的。」

呃,原来是电工用的。电工虽不能和电台划等号,但都带「电」字,二者之间肯定有牵连,肯定是一路货色。

「你藏这电笔干啥用?」

「这是在部队时,领导上奖给的。」

「哼,说得多轻巧,领导上会奖这玩意儿?你老实坦白,你想用这电笔干什幺?联络?暴乱……」

「不、不是。」窝主被这阵势吓愣了。真是秀才遇上兵,有理说不清。面对一堆愚昧无知之徒,浑身是嘴也辩不清呀!「电笔确实是领导上奖给的,不信你们看,上面还刻着毛主席语录『为人民服务』呢!」

专政组长拿起电笔,凑到眼前,转了一圈一看,上面果然铸刻着毛主席手书的「为人民服务」五个字。这一看不要紧,更激怒了专政组长,跳起来,恶狠狠地说:

「不许你诬衊伟大领袖。你以为把毛主席语录刻到电笔上就能掩盖你们的罪证,逃脱革命的大清查?别白日做梦!看来不触及灵魂你是不会老实的,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、不见棺材不落泪!……」

在那万岁不离口、语录不离手的年月。「为人民服务」出人意料地不起作用了。因为它刻在一群愚氓们不识为何物的电笔上。明明不认识,但却敢断定是「国民党」用的,岂非咄咄怪事?正因为窝主胆敢将「最高指示」铸刻在「国民党」使用的物件上,所以,他除了「国民党」罪之外,又被加上一条「现行反革命罪」:恶毒攻击伟大领袖。

(选自刘兴华着《疯狂的岁月——文革酷刑实录》,朝华出版社,1993年5月)

来源:疯狂的岁月
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信誉官网|技节应用|下载手机|网站地图 ylg网站大全_皇冠hga010客户端下载 bg娱乐下载中心_t6平台22439 赢咖苹果手机下载_大奖娱乐pt老虎机 凯时国际官方版_鼎隆娱乐官方网站下载 乐百家手机版游戏_红宝石最新登录地址 八达国际app_澳门电子游戏九五之尊的网址 新万博体育官网_必赢贵宾会网址大全 菲娱平台注册地址_LOVEBET体育 夕立娱乐官方_t6平台22439 耀世娱乐注册_2020星力注册送300